曹光雄 40后生人的阅历

人生的优雅并非训练或装扮出来的,而是百千阅历后的坦然,饱受沧桑后的睿智,无数沉浮后的淡泊。男人的深度,彰显的是人生的阅历,胸怀的宽广; 是进则天下退则田园的进取与淡薄; 是舍我其谁的态度与责任; 也是面对世事变迁的淡定和从容。

40后生人的阅历
曹 光 雄
人生的优雅并非训练或装扮出来的,而是百千阅历后的坦然,饱受沧桑后的睿智,无数沉浮后的淡泊。男人的深度,彰显的是人生的阅历,胸怀的宽广; 是进则天下退则田园的进取与淡薄; 是舍我其谁的态度与责任; 也是面对世事变迁的淡定和从容。
我于1943年3月, 出生在城南干城街贫民家。 1949年10月7日郴城解放, 我7岁。那时,全中国还笼罩在一穷二白的日子里,小城人吃上顿愁下顿,穷到无解手紙,只能用小树枝或小竹片揩屁股。我到读书齢, 很羡幕新学堂, 父亲却送我到龙门池读老私塾一年半, 后才不得已让我插班考入城南小学,小学是在裕后街与南关垴上结合部的三官庙里, 正殿有三个着戏服般的官袍大菩萨瞪眼坐姿塑像,怪吓人的。4个教室在殿后厢房,学生均来自裕后街、龙门池、曹家坪、芳头一带。班里只有20几个同学,有的同学启蒙迟,年纪要比我大过两三岁。
我幸有私塾《论语》底子, 初小和高小主课成绩尚好。可读初中时,我对数理化课不感兴趣,钟情于文学、历史、地理,喜爱美术。因偏科成績差,加上家贫、衣着捉襟见肘,而不受老师待见。以至在因早上帮父亲推板车送货常迟到, 遭到班主任当众训斥、在门外罚站不许进教室。我愤于受羞辱毅然掉头回家, 就此辍学。
我10岁时父母离异, 又遭后母讨嫌, 使我在家呆不住,15岁便入西街美术服务社当学徒,不但赚了吃饭钱,也打了绘画基础, 第2年经郴州镇文化馆介绍, 考入湖南艺术学院美术系预科就读, 使“丑小鸭”一跃为省艺术高等学府的大专生,竟深为昔日同学们羡慕。真是人生长途漫漫,是的, 我不可能每一步都走得那么完美,会摔跤,会走弯路,这并非坏事,至少让我品尝了挫败,增添了阅历,让自己人生多了姿添了彩。
后因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叫嚣“五年光复大陆”,全国进入紧急备战,1961年,学院进行战备动员,我与6名同学投笔从戒参了军, 我被分配在广州军区高炮部队,转战在广东海、陆丰,阳江、以及海南等海防线上, 住海滩、蹲山头,迎击台湾蔣帮P—2V低空侦察籶。1967年8月, 又随部队出国到越南太原市,投入援越抗美对空作战, 担任战地快报组长,因及时传送胜利消息、完成任务好而立了功,。从军25年余, 我从连队战士, 成长为团、师、军新闻干事, 直至大军区新闻处长。从此,改变了我的人生,继母也对我刮目相看了。我深感生活给予我挫折的同时,也赐予了我坚强,我也就有了另一种阅历。
回过头来, 我不但消除了对中学老师当众训斥、让我在门外罚站、不许进教室受羞辱的怨恨, 反而要感谢是他促成我发愤敢闯、另辟新径谋前程。同时,也庆幸儿时有后母不待见我的相逼,让我早立志远离家门求学、参军, 磨炼成了血性男儿。真如刺激一词, 有“刺”才有“激”;也应了我父所言:“出路,出去才有路” 的诤言!所以, 我还真得感恩后母, 是她逼成我奋发上进。否则, 娇生惯养我,说不定长大也就是个“小混混 ”。
转业回故乡后, 我牢纪我军光荣传统,不愿吹拍、迎合,坚特原則敢言、办实事,落得仕途 终是不前,我也扪心不愧,将  名利弃一边,虽有志未酬,  却也不怨悔。在汾杂的大气候社会环境里, 淡出官场,远离功名利禄是非场,是大好事。我知道,生活,必定不会一帆风顺。时而惆怅,时而纠结,人生,不一定都月满人圆。那心碎,那伤痛,让我们阅历人间百态;让我坚强的,就是经历;使我成熟的,就是阅历。我心淡定, 退休岁月静好。

本文不代表 华聚网 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eccn.com/renwu/2020/09/28/archives/9093